你可曾聽見──

在病榻邊、在洗碗槽旁、在生產線上,
在替病人穿上尿布的時候、把衣服掛上曬衣繩的時候,
我們唱著,唱著只有自己能聽見的歌,
一首疲累、寂寞、卻又堅強而充滿希望的生命之歌。

不,你、以及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曾聽見,
即使這些旋律天天在台灣的每個角落響起。
然而現在,被視為無聲的我們,
就要拿起麥克風、大聲唱給你聽!

Menyanyikan Lagu-lagu Kami !!
唱我們的歌!

PENTAS KARYA KELAS MUSIK IPIT bersama BLACK HAND NAKASI


2010年10月24日下午,由IPIT.印尼勞工在台協會、黑手青年走唱隊及TIWA協力組成的「IPIT唱作班」,於中央大樓9樓教室盛大開唱,展現唱作班成員們近一年來努力創作出來的成果!雖然只是在社群中低調宣傳,但觀眾卻是非常踴躍,且前來觀看表演的也多半是底層的勞動者,即使語言不一定相通,迴響依舊相當熱烈。

下載表演手冊

◎ IPIT唱作班簡介

移工在台灣不得自組工會,嚴格的居留年限也使移工組織更加困難。2003年,TIWA曾協同印勞成立協會,後因台灣政府凍結印勞輸入二年而成員流失。2007年,TIWA重新在印勞聚集的台北火車站進行組織工作,召集台籍志工以中文、英文、電腦等課程,吸引印勞集結,並於2008年正式成立印勞自主團體IPIT,每年正式選舉幹部群、籌措財源租下辦公及上課空間、舉辦聯盟與學習活動、動員參與移工遊行、並自主發動移工權益抗爭行動。

由黑手那卡西協同TIWA成立的IPIT唱作班班,前後已進行三年的課程了。歌唱班於08年由輔大「影音學習與批判性思考」課程的何東洪老師和同學們、TIWA、以及黑手那卡西三方共同協力形成,在09年後又有青年志工陸續加入。起先主要是與印尼移工們歌唱同樂,舒解工作壓力、並透過中文歌曲學習中文,後來在改編〈心的方向〉的過程中,移工們大聲唱出〈心裡的話〉:「我們不是機器人!我跟你們一樣是人!」把在異鄉從事家務勞動但未得應有尊重、一張合約簽下就得工作全包的心情用力表達出來!

2010年初,TIWA與黑手討論將歌唱班轉型為台籍志工、與移工交流彼此經驗的「唱作班」,從原本的開放式課程,改變為固定成員的進階課程,台籍志工擺脫「伴唱機」的角色而成為協同創作者,印勞學員則回溯自身生命進而學習以詞曲表述心情,我們耗費細密而漫長的時間,分組進行兩週一次的訴說、傾聽、溝通的集體創作歷程。在此,移工們寫下了自己的歌,唱出飄洋過海的鄉愁、與情人分隔兩地的心情糾葛、在工作中累積的忿忿不平,或是說不清的……種種移駐勞動心聲!

唱我們的歌:印尼移工唱作班成果發表!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