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榮欣 攝影◎王能佑

不讀詩,怎麼聽得見淙淙的水聲。
不讀詩,怎麼看得見閃爍的星星。
──隱地

詩,是一種語言,一種藝術,一種生命的表現,可以流露豐沛的生命情感,更可以反映真實的人生際遇。異鄉人,懷著客居他鄉的心情,總有無限感觸無處抒發。當詩與異鄉人交會時,外勞詩文於焉誕生。

第四屆外籍勞工詩文比賽,讓孑然一身來台奮鬥的外勞朋友有機會表達他們生活中遭遇挫折,感到孤獨時的心聲。同時,也讓身為這塊土地主人的我們,更能瞭解這群辛勤工作者心靈的告白與盼望。

第一名
題目:Ratapan Sekeping Hati(一顆心的哭訴)
作者:Wachyuni
翻譯:譚雲福、林秀敏

在無人潭邊的一隻年輕老鷹
知道自己的翅膀已累了
它的影子已被出賣
只留下寂寞在蓮花上

為什麼世界要散發出悲哀
割傷了我的生命,腐化了我的心靈
夜晚已來臨
十月也完美了我的沉重
我是否能夠抵擋這一切

波動的生活、漫長又疲倦
背著疼痛及哀傷
是否有能找到一個真實的答案?
一句句「為什麼」已失去了意義

歲月慢慢的離去,
一天又一天......
而我還遲遲的等待,
等待著一個夢想
我愚蠢的信任,
我瘋狂的憂慮......
一切已結冰,再也不在乎時空的轉變

老鷹無淚的在哭泣
用笑容來胡鬧,在沉默裡失望
日復一日
只為了拉長歲月、重複悲傷
煉製悲傷,統籌哀悼
這首次的毛毛雨,淋在身上
是想要洗掉我內心的哀事
還是有意治療這處女的心靈?
還是另一個無法實現的承諾?

月披掛著霧雲,
月兒請聽我哭訴,
為何夜晚要縫製霧氣
如墓碑的冰冷,穿透了我的骨肉
搶走了一層一層的天和地
只留下空虛......
空虛 又空虛
沒有留給我一個小小的棲身地
讓我可以挨著黑暗,
靜靜的等待著明天的朝陽。

膽量已收縮
傷泣的淚,麻痺了視覺
只有心還溫熱著
追捕、趕出、恐嚇、掐死......
我該往那裡靠岸
我該往何處找尋答案?

上帝......
我的愛人
我只有在寂寞的歌曲中
獨自雕塑自己

第二名
題目:Ang Panday (鐵匠)
作者:Ellen R. Panaligan
翻譯:許珍珍、吳靜如

看看這個鐵匠 有著自己的形象
無私地在一旁
骯髒的雙手,不修邊幅的身軀
這就是生命和成功

小小一塊鋼,沒有光芒
沒有價值,無可評量
被製作成犁 為眾人工作的工具
被製作成劍 為保護國家的武器

移工/外勞的命運,就像鐵匠
你打造,你勞動,從石頭或鋼鐵
成就高聳的建築,川長的大橋
我們的氣力就是我們的貢獻,給我們所在的國家

在工廠,製造可用的物品
我們「工廠工人」,是你的助手
造橋鋪路,提供便利的通行
「建築工人」即是建造者。

同樣在家庭中,做為你的傭工
你將責任交付予我,所有的不完整
你帶回的東西,需要被組裝
中文說明書,我根據圖像遵行

年邁多病的老者,充滿悲傷
「監護工」是陪伴者,陪伴所有生命中所剩者
我們是那提供者,他們的椅子
「輪椅」是它的名稱,也是由鐵匠所造

建造建築物,我們提供氣力
繁華熱鬧,充滿旅行者和外國人
你成噸的財富,持續滿溢
移工/外勞的貢獻,你可曾在某個時候想起?

第三名
題目:Under Your Shed(庇護之舟)
作者:Gracelyn G. Mosquera
翻譯:許珍珍、吳靜如

從我走著的街道來
面對一條充滿窟窿碎石崎嶇的道路
漫長道路待踩 而仍未見家園
烏雲隨行而來 預先將雨帶來

大雨落下大地
化灰塵於爛泥
拌住我的腳 毀壞我的鞋
濕了的地面汪洋滿被

我和著濕衣顫抖
強風 夾著雷電
迷霧環峙
尋找一個地方,一個棚庇或一個護所

樹蔭下 我佇足停留
受其庇護 等候暴雨歇息
諾大的雨點依然自葉縫間滑落
僅有希望 留在我找到的歇息地

不遠處 小小棲身處等著我
我可以受其庇護 小小地溫暖我自己
免於寒風豪雨
免於貧窮侵襲

你開著的門讓我的心歡喜
歡迎我且令我感到溫暖
免除酷寒顫抖 你覆蓋我使我避免濕寒
你給我地方 我滿心感激

在你庇護下 讓我稍事歇息
直到 風靜雨息
直到 生命的烏雲清亮
直到 陽光再現 生活無恙

真的,這是一個微小的地方
但外人希望在其內部獲得庇護
擺脫生活與貧窮的暴風雨
喔!台灣 讓我暫棲於你

來自心海深處的傾訴──第四屆外勞詩文得獎作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