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陳秀蓮

幾年前去某學校講移工,QA的時候一個學生語帶挑釁的說,他們可能很可憐值得同情,但可以有水準一點嗎?我帶姪子去台中公園玩,竟然有外勞在草叢作愛!

今年三月踢挖開始籌備台中辦公室,在電梯口看到一張,有三語翻譯的旅館廣告,雖然是商人營利邏輯,還是覺得好體貼好親切。我在桃園車站、晴光市場附近,都看過放假的移工在旅館前排隊,雙雙對對濃情蜜意,移工情感及性的需求很少被討論,但我們知道一直存在。

tiwa-love-hotel

旅館的三種外語翻譯廣告。

上周六日因為移工日的活動留在台中,在一廣附近找了一間便宜的旅館住,簡陋的櫃臺,鬆散的門戶管理,電梯是那種鬼片才會出現,燈光幽暗的小電梯,隔壁房、走廊傳來的是不同國移工講話的聲音,早上十點多離開的時候,已經有人在等房間了,當下覺得:好強大的經濟活力啊!

一廣是一個很有活力的空間,活力來自空間破舊,產權複雜,加上城市發展重心移,形成一個破口讓外勞能進駐,在車站旁的精華地段,不同國家的餐廳、商店、匯款、廉價服飾、二手店,都因為空間破敗,低廉的租金,綿延一大遍街區蓬勃存在。三月到現在,一廣在市府介入下劇烈的轉變:高級旅館進駐了;明年佔地一千坪,面向台灣人的育才中心也準備開張;原本外勞席地而坐聚會的綠川,十月封起圍籬,打算改成親水公園;中產味道的東南亞餐廳也在規劃中。

台灣移工聚集的地點都有其歷史或生活脈絡。台北市中山區原先服務駐台美軍,沿著中山北路二段發展出的美軍消費聚落;隨著美軍撤防沒落,恰巧菲律賓移工來台,整個商圈又活絡起來。第一廣場原先車站旁的是經濟中心,在火災、消防問題、幽靈船等都市傳說中沒落;台灣人不去的地方成為移工的假日天堂。

作為一個人,外勞工作、生活、購物,也有約會作愛的需求,他們的生活談不上中產乾淨漂亮,時常被視為「沒水準」。那個被台灣經濟拋棄的第一廣場,偶然承接了這些需求,在都市發展的邏輯下,它的殘破成為需要被割去的毒瘤。 外勞為什麼要在草叢裡作愛?回答這個問題前,讓我們先想想台灣社會提供多少社會空間跟休息時間給外勞?它可能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答案。

 

假日移工聚集的台中市第一廣場,已更名為「東協廣場」。

假日移工聚集的台中市第一廣場,已更名為「東協廣場」。綠川十月封起圍籬,打算改成親水公園。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

【看見】Love Hotel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