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9 文/陳素香

陽逗今年48歲了,在移工中算是年紀較大的,特別是在廠工中,很少見到年紀這麼大的移工。一般來說,超過四十歲以上的男性移工,在工廠類別的就業市場上完全沒有競爭力。但是兩年前,陽逗46歲卻能找到工廠的工作,真的是非常的幸運。可惜命運之神讓人難以預料未來會發生的事。

兩年前,陽逗在素有「皇家營造」之稱的皇昌營造公司工作。當時他與其他116名印尼勞工被皇昌營造公司引進,負責建設位於林口的世大運選手村。2016年初,他們被告知選手村即將完工,他們必須被解約遣返。問題是他們與皇昌營造公司的勞動契約都還沒有到期,有的人才來一年多,高額仲介費剛還完,他們都不要回家,他們要留在台灣工作賺錢。

5308
2017年初,皇昌營造提前與世大運選手村工程移工解約爭議,移工由勞團陪同前往新北市民廣場抗爭。(張榮隆攝)

 

於是,這116位印尼營造業工人找到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及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幫忙處理這起提前解約的爭議。當時的陽逗雖然遇到勞資爭議,但是他仍是幸運的,因為皇昌營造名氣夠大,世大運選手村又是台北市長柯P的指標性政績工程,且牽涉的移工人數眾多,在開過兩場記者會之後,獲得新北市勞工局的高度重視,很快地介入協調,讓這起本來複雜的勞資爭議案順利的解決。

其複雜包含幾個部分:一是營造業移工勞動契約的不合理性。移工來台的工作契約均為三年,皇昌營造這批工人也被告知是三年契約,收取的仲介費也是三年契約的仲介費。但是在勞動契約上載明的契約期限,卻是雇主的工程期限,因此當工程完工時,他們均被告知工程完工,必須返國,就算他們來台的時間都未滿三年。

根據後來的了解,營造業移工一直有這樣的勞動契約爭議,而歷來營造業勞工也無力對抗這樣的契約不合理問題,通常工程完工就是移工被遣返時。

勞動契約既然有爭議,那麼像皇昌這樣提前遣返或解約的移工,能否要求資遣費?這是第二個複雜的問題。

第三個複雜的問題是,這些被告知是三年契約,且被收取三年足額仲介費的移工能否要求退回部分仲介費?不少仲介業者吃銅吃鐵,既然吃下去了,怎麼會吐出來?甚至還有業者非常自豪後台很硬的政商關係。

那時的陽逗等人很幸運,因為他們是一群人集體抗議,且世運選手村政治性敏感,再加上新北市勞工局一位積極作為的科長強力協調,複雜的問題都迎刃而解,包含陽逗在內的所有工人,都被補償了,包括給付資遣費、退回部分仲介費,返國者機票補助等等。

陽逗在勞資爭議解決之後,他選擇留在台灣轉換雇主,而他又有了第二次幸運。本來營造業轉換雇主的機會幾乎是零,但他卻幸運的獲得一個遞補函 ,以46歲高齡進入工廠工作。

遞補函:是指雇主所聘僱的移工因故提前返國,而雇主的聘僱許可期限未滿,其所剩餘的聘僱許可期,可以另外聘請一位移工。而遞補函可以跨行業的承接移工,因此營造業移工可以進入工廠工作。

那時的陽逗自覺獲得阿拉的特殊眷顧保佑,每天都虔誠的朝拜禱告,喜孜孜的與妻兒分享這許多幸運。

然而,有一天,在他進入工廠工作二年又八個月之後,他的幸運之神突然不見了。他發生了職業災害,右手腕被機器碾碎,整個右手掌關節以下全部截肢了。今年1月10日陽逗被希望職工中心的工作人員從工廠宿舍中接到TIWA的庇護中心安置,因為失去右手掌的陽逗出院返回宿舍之後,無人照顧日常生活,且遭受截肢的心理創傷難以平復,經常暗自哭泣。

於是,我在庇護中心再次見到他,當時的幸運與如今的厄運,讓人心緒茫然:如果當時他領了資遣費之後選擇回國,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陽逗也說,他很後悔當時沒有選擇就回家去。

誰能想到這樣的事呢?命運的鑰匙很少掌握在沒有條件和資源者的手上,而拚搏的人只想著贏,哪能想到輸呢?

陽逗輸了,永遠也回不去完整的自己。

11307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

【看見】陽逗後悔了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