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4 文/賴毓棻(VMWIO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移工移民辦公室)

11629

安置中心幾乎每天都有外籍移工上門求助,這些東南亞面孔不論男女,大概是因為受到雇主或仲介的恐嚇,每個人都是一副怯生生的樣子,像是受了驚嚇徬徨無助的小雞。

阿民也是其中一位。

一開始,阿民說不出來自己的訴求為何,經過我們不斷詢問,他才隱約透露想要轉換雇主,阿民的工作需要徒手攀爬約三層樓高的大型攪拌機,機台停止時,他單人進到裡頭作業,清理機器裡的泥污。「老闆要我爬很高,不給我安全設備,我怕摔死。」

雖然明白了阿民的訴求,我們卻得很殘忍的告訴他,依現行法令規定「工作內容危險」不在外籍勞工轉換要件之中,我們能行使的僅有申請勞動檢查,要求雇主限期改善。這是勞動法令的荒謬之處,外籍勞工大多身處危險的工作環境,但常礙於語言不通或勞資關係不對等的狀況無法請求雇主改善,即便擁有勞工退避權,也深怕一開口老闆就會大發雷霆要將他們遣返,為了生計,為了家鄉的家人,他們只能忍耐。

協調會上,雇主和仲介一鼻孔出氣不斷數落阿民的不是,說他毛病最多,工廠裡的人都不喜歡他,「要轉換就轉換啊,反正也沒有人要。」雇主狂妄地說,彷彿給勞工轉換雇主是一件多大的施捨。

阿民幾乎沒為自己反駁,直到會議結束,他只是微微皺著眉,低下頭,不發一語。回程的路途上,阿民買了兩杯木瓜牛奶想請我喝。許是知道可以換老闆了,他的臉上展露笑意。他主動和我聊到他的家人,他的老婆也在台灣工作,他有兩個妹妹還在唸書,他有好幾千美金的負債,他擔心快過年了老闆不缺人找不到工作。越深入聊,阿民內心深處的擔憂也一點一點的浮上來。他慢慢把木瓜牛奶喝完,我們各自思考,陷入沉默。

幾個禮拜後,我到安置中心找阿民,發現他已經不在了,照社會大眾的說法是,「他跑了。」

阿民做出了他覺得最有利的選擇,我們不怪他傻,或怪他幹嘛想不開,被幾千美金的負債重擔壓在肩膀,他大概是寢食難安,日夜都在想應該怎麼處理,他等不了轉換雇主,所以選擇了一條很快可以賺錢卻充滿危險的道路,如果可以安穩過日子,誰願意拿自己的性命當作賭注?之後會遇到什麼事情,我想他只能聽天由命,並且承擔自己的所作所為。

只是我到現在仍有點遺憾,來不及在阿民失聯以前跟他說一句,「新年快樂。」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

【看見】阿民還是走了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