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1 文/許淳淮、圖/張榮隆

4月28日在桃園發生的敬鵬大火,帶走了六名消防員和兩名泰籍勞工的生命,也繼去年的矽卡大火燒死六名越籍勞工之後,再次燒出了長久以來被忽視的移工膳宿問題,並且暴露了主管機關勞動部長期的不作為。

我們先前曾經談過,現在的製造業移工,是一群被迫住在炸彈上的人們。因為有許多的移工宿舍,根本就設置在工廠的上方,而當工廠內的易燃物質因各種因素起火、爆炸時,不幸的人就被迫在異鄉斷魂。這是台灣目前最普遍的「廠住合一」之下,移工每天都必須提心吊膽,並且必須用生命承擔的風險。

更不用說,全台灣的製造業移工有41萬4千多人,而負責檢查宿舍是否符合「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以下簡稱「生照計畫書」)的「外勞查察員」僅有274人,完全失衡。也因此才會出現像敬鵬這樣的案子,它的宿舍以「自評」的方式,在未有主管機關檢查的情況下,就達到「合格」的荒謬情況。

 

工廠歸工廠 宿舍歸宿舍

如此一來,不只是移工居住在高風險環境之中,當火災真的發生時,救災的消防人員也會為了救出受困火場的人,而冒險衝進大火當中,用命賭命。

所以自從敬鵬大火之後,台灣移工聯盟就提出了「廠住分離」的訴求,要求勞動部明訂讓移工的居住空間,必須與工廠保持一定的距離,這不只是對移工生命安全的最基本保障,也是讓消防人員不要再捨身才能救命。

6474

敬鵬大火凸顯移工居住與工作安全問題。台灣移工聯盟MENT訴求廠住分離、資訊多語。

 

單語化的「愚民政策」

除了「廠住合一」的根本問題之外,唯一針對移工宿舍作規範的「生照計畫書」,也有極大的缺陷。但這個缺陷,可能不是內容是否足夠嚴謹,或是是否應該將建管、消防法規的規定也納入標準的問題,而是一個荒唐到令人無法置信的——只有中文版本。

「生照計畫書」裡面包含膳食、住宿空間、設備安全……等,與健康、生命安全息息相關的規定,但是所有這些規定,都從來沒有多語化地提供給移工,所以大多數的移工根本就不知道有這一份「生照計畫書」的存在。

換句話說,即使工廠所提供的膳宿完全不符合規定,移工也無從得知標準為何?能否向勞工局檢舉、申訴?而除了「生照計畫書」沒有多語之外,所有與移工權益相關的法令規定,至今都沒有完整的多語翻譯,所以他們即使知道工廠宿舍可能不合規定,但卻無從得知自己若鼓起勇氣申訴,之後會如何?是能得到換工作的機會?還是會被遣返回母國?

曾有印尼籍的家務移工向我們申訴:雇主不准他使用手機,而且只准他在倒垃圾的時候出門,並禁止與任何人交談,尤其是與印尼人交談,要是倒垃圾倒太久還會被罵。因為這名雇主怕移工出去交了朋友,知道太多訊息就會「學壞」,所以乾脆封鎖一切讓他「知」的管道。這個故事現在講起來,大概多數人都會覺得荒謬,但事實上,台灣政府在移工相關資訊的單語化,其實就是相同邏輯的「愚民政策」。

而這個「愚民政策」的極致表現,就是連最基本、相當於「保命資訊」的「生照計畫書」,在引進移工26年後的今天,仍然只有中文版本;而保障勞工的根本大法《勞動基準法》、引進移工的母法《就業服務法》,以及《就業服務法》下所有與移工權益相關的法規命令,都頂多只有英文版本的翻譯。(誰說外國人就都會英文?)在這樣的情況下,目前在台灣67萬移工的「知情權」,等同於被遠遠的丟到了天邊。

 

「新」南向與「新」經濟移民法下的「舊」移工政策

1992年,台灣正式引進外籍勞工,但當時的台灣政府並沒有做好準備,也沒有思索我們要如何好好迎接、好好對待這一群「人」,就在資本的催促之下,引入了一單位一單位的「勞動力」。

而26年過去了,現在的台灣政府極盡包裝之能手,讓蔡英文總統一上任就推出了「新南向政策」,聲稱要看見多元文化、促進與東南亞國家間的交流;又在前幾日由賴清德公布了「新經濟移民法」,有條件地開放藍領移工取得永久居留權。台灣政府正用著這些「新」,來掩蓋不堪入目的「舊」。

但是很明顯的,從移工制度的改善裹足不前(無法自由轉換、仲介從中剝削、家務移工沒有法令保障等等),以及這麼多資訊、法令都未多語化的景象看來,台灣政府還是沒有準備好——或是,根本沒有打算準備好。

6475

謹以此文,邀請大家一起來參加6月3日由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台灣移工聯盟、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地球公民基金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聯合舉辦的大遊行,讓我們踏上街頭,撐出一點改變的可能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

【看見】惡火的教訓──廠住要分離、資訊要多語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