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003-TIWA看見-204x300

文 / 陳容柔

「你看,這是我的未婚夫。」J開心坐在一旁,打開了話匣子,秀了一張沙龍照。照片裡的男子,身穿醫生服站在診間內,面帶笑容看著鏡頭。另外一張是未婚夫轉給她的E-MAIL,這是一張聯合國發給加拿大政府的公文電子信,內容提及她的未婚夫要與J辦理結婚,要求加拿大政府讓申請案順利通過。

 

據J表示,她與未婚夫是從網路交友軟體認識的,至今已經遠距戀愛一年了。未婚夫是個從事機密任務的軍官,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政府會隨時監看,所以J覺得她也被監視了,雇主家的電視也被駭客入侵、手機會透過網路被監聽。但她覺得這都是因為未婚夫的特殊工作的關係,只要注意一點就好了。

 

J告知她的雇主,她的未婚夫要來台灣接她去加拿大結婚,所以要提早解約。雇主同意了她,看著她開心的樣子,雇主也祝福她,但只告訴她要為自已留一些錢,不要全匯去給未婚夫了。

今年6月20日是未婚夫約定抵台的日子,J在雇主家等了整整一天,但遲遲連絡不上未婚夫。J情緒崩潰而大聲咆哮,並告訴雇主他們分手了。隔天J告訴雇主,她只是和未婚夫吵架。但此後,J的情緒非常不穩定,多次看著電視機大罵。幾天後,受照顧的奶奶打電話告訴雇主,表示J發飆罵了她20分鐘。雇主驚嚇之餘報了警。警察來將她帶離,進入轉換雇主期間。

2016-0801-002-TIWA看見-225x300

第一次與J談話,覺得她是個話很多的中年女子,但談話過程中發現她說話的邏輯跳躍,將A、B、C事混雜在一起,談話間不免有馬英九、歐巴馬等人物出現。當在談論未婚夫的時候,表現得幸福且神秘。她說,當時警察抓她的時候,她跟男警說,你有老婆,她也跟女警說,你有老公,但是我只有一個人,所以我可以自由地交男朋友。J的老公過世很久了,這幾十年來她都是自己一個人。所以J很得意她交了一個白人男朋友,覺得自已要追求的幸福已經快實現了。

但根據J秀出的照片來看,除了身分證用粗糙的PS手法改過,聯合國公文裡的英文用字,完全不是公文用字。另外,看到了 J匯款的單據裡,錢是流向土耳其,並非加拿大。種種的跡象,讓我們覺得她被詐騙了。這些日子工作的薪水全匯出去了。

J曾表示,他未婚夫不是壞人,他的失聯一定是在執行危險任務,不方便連絡。但J也曾問過我們,是不是有騙錢的案例。我們曾開門見山地跟J說,她可能被騙了,但她至今仍對「未婚夫」深信不疑。

2016-0801-001-TIWA看見-300x191J秀出透過網路交友軟體認識的男友證件,有粗糙的PS手法變造痕跡。

J在中心的日子,時常傳簡訊給我,用一些艱深但毫無邏輯的英文句子罵我。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們找了醫生友人來跟她聊天,醫生判斷她可能有躁鬱症。

 

有一天我跟她閒聊,說到了她情緒不穩定的狀況,建議她去看精神科醫師,但她拒絕,面帶笑容地說:”I am ok.” 沒有病識感。這些日子,她積極找工作。她中文很好,但因為她滔滔不絕地對話,讓仲介一見到她就打退堂鼓。然而只要她去面試沒被錄取,又是傳一串我看不懂的英文句子罵我。有時候,我可以些微的猜懂她在什麼樣的狀況。想未婚夫時,就是一連串的「國家、政治因素」、愁沒錢時就傳給我一串的「AGENCY PLAY」…

 

生長在貧困地區的人,追尋著富有。感情受挫的人,期待再次戀愛。J這一年來因為心裡有個他,讓她重拾生活的熱情。突然發現兩頭空的時候,她選擇在心裡保有個他。有時候真的很想把J搖醒,讓她面對加拿大未婚夫消失這事,讓她面對她這一年來的薪水都被騙走了的事,讓她看清她自已現在面臨沒人敢聘僱、生活不下去的窘境。但如果她不願意醒,誰能呢?

【看見】心裡住著一個他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