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文/陳容柔

在印度Puri這個剛經歷嚴重風災的城鎮,傳來了熱情的電音音樂,DJ車後跟著一群年輕男子隨樂舞動。這天是LIPU結婚的日子。

2015年LIPU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台灣擔任一家印度餐廳的白領廚師。在他工作的前幾個月雇主只付2萬元,往後更是積欠了近六個月的薪資未給。LIPU多次向雇主討要,皆未果。在忍受了六個月後,他終於鼓起勇氣走向警察局。之後TIWA的安置中心就出現了設立以來第一名印度移工。


印度籍廚師LIPU遭欠薪六個月後,鼓起勇氣告老闆。

在處理案件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雇主是個善於玩法的惡劣之人,為了不想支付白領移工的薪資,竟偷偷將LIPU登記為合伙投資人,拒絕支付白領移工應有的薪資給他。在法院膠著的情況下,LIPU時常獨自一人待在廚房煮印度菜給安置移工吃,卻也意外的成為中心主任最好的夥伴。

當他取得工作證後,他開始積極的尋職,不願就此停滯不前。終於在幾個月的努力面試後,他成功找到新竹一家五星級飯店的主廚工作。雇主非常理解及看重LIPU,也因為他的到職特別推出了印度週活動,LIPU得以大展身手、重拾自信。在工作順利的同時,案件也撥雲見日,最終法院判決雇主返還應付薪資。

電音持續舞動,LIPU穿著印度傳統服飾坐在禮車上抵達了老婆MISTA家。印度傳統婚禮是一個非常複雜及隆重的過程,前前後後的禮俗將維持一個月之久,而這天只是開端。進入MISTA家,LIPU需進行4~5小時印度教儀式,從白天到黑夜,終於將MISTA娶回家中。

MISTA是LIPU的大學同學,兩人戀愛已長跑七年。在印度,種姓制度雖已被廢除,但現實上還是存在老一輩心中。而MISTA家在種姓階級上是高於LIPU家一階。在LIPU出國的這幾年,MISTA的家人因反對他們兩人交往,積極安排女兒相親,而MISTA堅持拒絕。

MISTA曾告訴我,在那段時間她非常痛苦,因為LIPU在台灣遇到問題,她很擔心,而家人又強迫她。她只能一直哭一直哭,沒有人可以說話。

也因為這樣的堅持,MISTA的爸爸開始四處打聽LIPU的為人。或許是巧合,LIPU在台灣五星級飯店工作的消息傳回家鄉,他的母校為表揚傑出校友,為LIPU製作了海報貼在校門口。最終,MISTA的家人同意了他們的婚事。而那張海報也被LIPU的家人拿回家存放。

娶回老婆的第四天,LIPU家聘請了四名廚師,宴請一千多名賓客。據了解,這是印度很常見的宴客規模。到場的賓客皆為男性,性別不平等的情況還是充斥在印度社會。女人需服侍男人吃飯,待男人吃完後女人才可用餐。而這樣的宴客現場,女人的份只有一包外帶菜。

在LIPU居住的這個城鎮有將近一半的人從事廚師工作,部分移動至其他城鎮工作。例如LIPU的哥哥就前往孟買飯店當烘培師。少部份人前往杜拜等鄰近國家工作,而LIPU就是該城鎮少數前往台灣工作的移工。

LIPU來台前,其實有份穩定的餐廳工作。我曾問他為何選擇要出國工作,他簡單的回答我,「因為我要賺錢。」

LIPU計畫未來在台灣取得永久居留後,要將老婆接到台灣居住。賺錢在LIPU身上,除了是能力的證明,更是跨越障礙的方式。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

 

【看見】婚禮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