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1 文/陳素香

這篇是偽小說,情節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我跟A約在台北車站大廳的黑白格那裏,自從幾年前紅龍事件被移工團體抗議之後,台北車站站方從善如流,黑白格已經變成無論本地人或印尼勞工都習慣的聚會的場所了。選擇約在那裡,一來是因為方便,二來是那裡人多,他需要隱密,不能曝光。他是一名逃跑的外籍勞工。

兩天前A打了一通電話到TIWA辦公室,他說他有一件事要告訴我們,「我真的很難過,我沒辦法不說」,A說,有一個黑人在工地摔死了,他是一名黑工,「我不知道他們對他怎麼了?」A的中文不好,電話裡講得坑坑疤疤的,於是我問他,是否願意跟TIWA的人見面談?他猶豫了很久,最後答應跟我約在台北車站見面。

以下的情節,就是逃跑外勞A陳述的另一個黑工JOHN之死。約翰不是化名。

我在環南市場工地見到他是最近的事,雖然大家在工地都曬得很黑,但他更黑,因為他是黑人,所以我就多看了他一眼。他也回看我一眼,我猜想他也應該知道,我們是一樣的,都是飄洋過海在法律夾縫中討生活的人。後來我們互相介紹了名字,他叫約翰,來自非洲奈及利亞。

七月三十日這天早上,我還在工地的地下一樓見到他,地下一樓的樓板上,佈滿雜亂的鋼管、板模、鷹架、工具等等工地常見的物品,在雜亂的空間中,有幾個一公尺見方的孔洞,這是做什麼用的,我也不太明白,有時我們會從這些孔洞傳遞材料到地下二樓。我看到他時,他戴著皇昌營造公司的工程帽,在地下一樓的樓板走著,有點慌張,看到我臉上也沒有笑容。

十一點左右,我正在地下一樓將沾黏在樓板的水泥屑屑鏟掉,突然聽到有人驚呼奔跑,用我聽不懂的話大聲喊叫著。許多人在雜亂的工地奔跑著,出了大事了。約翰從地下一樓的孔洞掉到地下二樓去了。

約翰被從地下二樓抬出來,人已經昏迷,工地沒有叫救護車,他被抬上了一台汽車,由汽車送去醫院。(喔,這是工地慣常的做法,工安出意外,通常不會叫救護車,都是由私人汽車送去就醫,因為叫救護車必定會留下資料,也會被通報工安意外,而工地最怕被通報工安意外,更怕因此而被停工)

約翰被送走之後,下午沒多久,警察來了,並且在現場拉了封鎖線。但是很奇怪,約翰摔落的地點明明是在地下一樓至地下二樓,警察的封鎖線卻拉在一樓靠近樓梯的地方,而且封鎖線內還散落著工程帽和掉落的鞋子。這實在讓我想不透,為什麼要製造假的事故現場?

警察查到了什麼,我並不知道,但我很想跟警察說,你們被騙了,這不是事故的現場。可是我不敢講,我是逃跑外勞,我的話誰會相信呢?再說,我這種人可是最怕警察的。

警察來的時候,我躲得遠遠的,不能讓警察看到我。但是我知道,公司的人都很慌,每個人都表情嚴肅,平常這些坐辦公室的人並不會到工地現場來,但是這天好多人在工地走來走去,照相或拿著本子不知在記什麼。

午休過後沒久,那些坐辦公室的一群人又到工地來了,這次他們去看裝在工地的監視器,他們帶著監視器公司的人走來走去的看每一支監視器,用手比劃著拍攝的角度。

我想著這是要煙滅證據嗎?要把監視器的影像消除吧?正在發愣著,突然聽到工頭大聲叫我,「幹拎娘咧,臭耳聾,過來啦!」這幾句話我聽得懂,因為工頭常常這樣罵我們。

大約下午三點,包括我在內的好多個逃跑外勞,或是其他黑工(有非洲來的,也有西藏人),我們都被帶離環南市場的工地。包括幾十個皇昌營造的泰國勞工也被用遊覽車帶走了。

我現在沒有工作了,暫時住在朋友的地方。我還在找其他打工的機會或是等環南市場那邊的工頭再來叫我。這幾天我一直想到約翰,不知他的家人得知他的死訊,會怎樣?如果摔死的是我的話,我的家人會怎樣?他們一定很傷心吧?因為我是逃跑的外勞,應該也得不到什麼賠償吧?死了一個逃跑外勞,誰會在意呢?
我看約翰年紀應該不小,大約有五十幾歲了,這麼大歲數還要到台灣來打黑工,一定是在家鄉生活很苦,才會來冒這個險。可是他沒有機會活著返鄉了。

看到約翰工作意外死了,我覺得很害怕,我很怕同樣的意外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希望你們能幫助約翰,不要讓他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了!

A講完這句話後,什麼個人資料也沒留下,就從黑白格的人群隱沒了。

A給我們留下了這些線索:造假的命案現場,被動過手腳的監視器,但是我們能怎麼去追查約翰的死亡真相呢?如果約翰真的是奈及利亞來的黑工,上至這個工程的承包商皇昌營造公司,下至最下層的小包商,勢必沒有人會承認雇用這個工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說「不認識他」。果然後來皇昌營造發出來的聲明稿,說約翰是一個誤闖工地的民眾,沒有人雇用他。沒有人雇用他,自然沒有人需要對他負起雇主的責任,於是約翰從一名黑工變成一具無名屍。

死了一名黑工之後,環南市場的工程仍然繼續進行中,幾年以後,工程完成,皇昌營造賺了錢,政客誇耀政績,沒有人會記得這件事。

我不能完成A的囑託,幫助約翰去爭取賠償或是其他事宜(黑工網絡不會因為此事而見光,我們無從介入),作為黑工,約翰的命運必然如此,辛苦的工程需要黑工的勞動力,但是一旦有事,使用勞動力的人必然撇清所有干係,最後連屍體都可能會被遺棄。

黑工也是人,但是要作為人的條件,比我們以為的,要難上太多了。

8547
2018年8月15日,勞工團體要求柯P徹查環南市場黑工死亡案。(攝影/張榮隆)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

【看見】偽小說:死了一個黑工之後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