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火大「不合格公民」參政記者會 /
我的「國」壓垮了我的「家」!—黑戶家庭社會論壇

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日前參與人民火大行動聯盟「人民老大公民參政團」共同推動弱勢參政運動,今天(9/11)在聖多福教堂活動中心三樓舉辦「不合格公民團參政記者會」。

09-11-「不合格公民」參政記者會

 

人民火大「不合格公民」參政記者會

記者會以行動劇開場,一群無戶籍菲僑、黑戶家庭、外籍及大陸配偶還有移工,被圈限在象徵「非公民界線」的黑布裡。飾演台灣政府的官員認定他們不夠格當台灣人,沒有公民身分,所以拒絕給他們健保、居留和社會福利等基本權利,即便他們和台灣政府進行多次的廝殺和抗爭,卻仍是節節敗退。於是這些「不合格公民」掏出了「人民老大‧底層力量」剪刀,要一起挺身做老大,剪斷不合理的非公民界線。

「不合格公民參政團」參政團團長龔尤倩說,這群「不合格公民」都在台灣生活多年,付出了他們的貢獻,可是因為沒有公民身分、沒有選票,根本沒有人理睬,更忽略了這群人的社會處境。「弔詭的是,我們的生活卻處處被政治所決定,國家決定了我多久才可以有身份證,決定了這條公民界線畫在哪裡!」她表示,要號召「不合格公民」一起站出來,拒絕被台灣政府排除,踩進台灣政治,要關注所有居住在台灣社會卻被歧視對待的無戶籍國民、無國籍、黑戶家庭、新移民家庭以及外國弱勢者,要透過自己的集結被社會看見與認可,她宣佈成立「不合格公民參政團」,現場的移工代表、新住民代表、無戶籍國民代表與黑戶家庭代表,提出了他們的政見:

  1. 廢除「無戶籍國民」,擁有國籍就是公民。
  2. 居留滿一年之外籍住民,享有地方層級之政治參與及低收入戶補助等急難社會福利措施。
  3. 議員與立委選舉,應有新住民保障名額。
  4. 建國百年,推動大赦黑戶。
  5. 消除移工的奴工制度;家務勞動者要有工時、職災等法制化保障;反對任何將移工薪資與基本工資脫勾的移工減薪政策。

「不合格公民參政團」參政團團長龔尤倩以自己在義大利留學的經驗表示:「我在義大利唸書時,半年後就收到一張通知單說我可以去投票選當地的市議員!」

 

在場的火盟柯逸民呼籲大家站出來一起響應「人民老大運動」,以「募錢、募人、募政見」的方式改變主僕關係,以參選過程捲動人民議政的熱情,自組參政團由參政代表與公民簽定「民主契約」,發展主僕歸位的自主參政運動。

社運人士鄭村棋則肯定在場的「不合格公民」們:「雖然你們在台灣沒有公民權利,卻是對台灣貢獻良多的一群,如許多的外籍家庭看護工比台灣人更孝順我們的阿公阿嬤,他們今天站出來想要爭取合理自由轉換僱主最基本的權利都不被重視!」鄭村棋並表示:「這次五都選舉尤其在台北市與新北市,藍綠民調不相上下,雖然不合格公民自己沒有選票,但我們有親朋好友,如果能在選前團結起來成為關鍵少數,不再被藍綠綁架,我們可以在選前就發揮關鍵影響力,看哪一位候選人接受我們的政見我們就把票給他!」

我的「國」壓垮了我的「家」!——黑戶家庭社會論壇

記者會後,聯盟辦理了黑戶家庭社會論壇,聯盟表示,這是繼四月十三日,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召開「大赦黑戶媽媽記者會」後,經過五個多月的協調,有些媽媽幸運取得了文件,有些卻仍陷在複雜的移民文件中。聯盟表示,因為五個多月的貼身陪伴黑戶家庭,看見了檢查婚姻真偽的國境控管的惡劣政策、當初沒有伸出援手的顢頇官僚,如何造就這些黑戶家庭;因此辦理本次論壇由黑戶家庭老公現身說法,從台灣公民、台灣老公的男人世界出發談:他們一路走來的負重與承擔。

老李2號於1980年代移民貝里斯認識了當地的瑪塔結婚,1997年因為在台灣的父親生病住院,於是匆匆帶著相關文件便與瑪塔辦了簽證到台灣居住,卻因當時從薩爾瓦多申請的良民證是由內政部開立,而非台灣政府要求的由警政開立的良民證,而無法在台灣辦理依親居留。因此他只好每半年在瑪塔的停留簽證展延屆滿時,出境到離台灣最近的香港辦理簽證。來來回回的艱熬過程,老李2號說:「欠一張良民證,竟賠上35萬與13年的幸福生活!把老婆從那麼遙遠的地方帶來台灣,還讓她淪為黑戶,是我一生很大的愧疚…」。

老李3號則是1945年父親與福建同鄉人逃難到菲律賓後,與同是華人的母親結婚後出生的。父親是中國國民黨商會的理事長,父親去世後家道中落,於1991年到台灣,拿著中華民國護照卻無法成為台灣公民,開始每六個月出境一次的生活,2003年開始與來台唸書的艾瑪同居生子,由於經濟佶倨,需要工作又得照顧小孩的情況下,與艾瑪雙雙逾期,他感慨的說:「我在菲律賓不被當作菲律賓人,不能置產、買房子,雖然有台灣護照,但來到台灣,還是只能當黑戶過著躲躲藏藏、提心吊膽的日子」。

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張育華表示,面對黑戶家庭,聽他們說自己的故事,根本無法用單純「依法行政」的角度來看待;台灣多元跨界行動協會楊華美也說,「一但依法行政,甚至就會讓家庭分崩離析,因為這些黑戶媽媽只有離境一途」。阿根廷的黑戶媽媽瑪利亞說:「護照過期的那一天,我的心像掉入了黑洞,出門怕碰到警察,連睡覺都無法安心,如果被遣返,我的小孩誰來幫我照顧,回不來台灣的話,我就要跟我的家人永遠分隔兩地了!」

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認為,這些家庭只要有組成家庭的事實,就應該就地合法。而不該侷限在許多文件的要求上,從聯盟送出的十四個案例,有三位已經取得合法證件,三位正在申請中。還有的仍在拼命想辦法攢出10,000元的罰金,有人則還為如何取得「效期內護照」、認證過的「結婚證書」所苦。聯盟表示,這些黑戶配偶都在台灣這麼久了,乾脆設計個形式讓他們放棄母國籍,讓他們直接在台結婚吧。

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呼籲,身為黑戶苦不堪言,對他們早是折磨。台灣政府應該站在更積極的角度,主動協助解決他們在台灣的身分,國家是個證婚人,應該要保護家庭的幸福和美滿,不該是因為欠缺文件而否決他們的婚姻事實,成為家庭的拆散者。別再重蹈「不能沒有你!」的劇碼了!


相關報導:公視 – 黑戶家庭站出來 爭取身分證公民權

「不合格公民」參政記者會-暨-黑戶家庭社會論壇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