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
台 灣 國 際 勞 工 協 會



斷手斷腳血肉糢糊,移工職災誰人聞問?

2014-8-7 【正視移工職災與3D產業勞安問題】記者會 新聞稿

■外籍移工集中在職災高風險的工作場所

截至今年六月底統計,產業外籍移工人數為302,555人;這些移工大部分集中在傳統的3D製造業,少數則在營造業或是重大工程建設,都是職業災害高風險的工作場所。而根據實際提供第一線移工維權工作的台灣移工聯盟所屬民間團體近來的服務個案發現,移工發生職災的情況與案例,有越來越多且越嚴重的趨勢,而移工因其外籍身分、且勞動契約為定期契約,因而經常出現仍在職災醫療期間,但勞動契約已滿三年,雇主逕自將勞健保退保,影響後續醫療權益與勞保傷病給付、失能給付的申請,甚至在勞動契約期滿之後,能否取得居留權,留在台灣持續職災的醫療及復健,都困難重重,嚴重影響職災移工關於職災醫療復健、職災補償、職災賠償的重大權益。

反血汗長照 要基本工資

家務工也要基本工資保障!

◎ 活動地點:勞動部(台北市大同區延平北路2段83號)
◎ 活動時間:2014年3月9日上午十點
◎ 發起團體:台灣移工聯盟(MENT)

家務移工的血汗現況:

超過10萬人來台三年,一天假都不能休!每天工時長達14~18小時,不受勞基法保障,工資15840,17年未調整,遠低於基本工資!!

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家務移工為台灣社會承擔家庭照護工作,至今已近22個年頭,人數也突破20萬人;然而她們的權益卻被極度漠視,除了工時、休假沒有法令保障外,薪資更是17年來從未調整?一直停在1997年的基本工資水準15840。

勞動基準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該法是規定「勞動條件的最低標準」,那麼薪資和休假權遠低於「最低標準」的外籍看護,難道她們不需要有最基本的保障?

Say NO to sweatshop long-term care, Say YES to minimum wage.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should be covered by minimum wage!

The sweatshop condition of migrant domestic worker:
Among the 210 thousand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there are more than 100 thousand coming to Taiwan for work without a day off! Their working hours are as long as 14-18 hours per day without regulation of the Labor Standards Act, and their wages are NTD15840 - far less than the minimum wage and never been raised for 17 years!!

More than 200 thousand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MDWs) from Southeast Asia have shouldered the home care for the Taiwan society for almost 22 years. However, their rights are extremely ignored. Their working hours and holidays are unregulated. In addition, their wages have never been raised for 17 years, still stagnating on NTD15840, the minimum wage rate in 1997.

The Article 1 of Labor Standards Act has stated from the out set: "The Act is enacted to provide minimum standards for working conditions." But as for the MDWs whose wages and vacation rights much worse than the "minimum standards", do they not need to have the most basic protection?

長照芭樂票 總統騙選票

台灣移工聯盟(MENT)新聞稿

5年前,馬英九競選時宣示:「推動長期照護保險與立法,4年內上路」;同時也提出「訂定『家事服務法』,保障家事工作者權益」。2008年至今,長照需求更加迫切,台灣老年人口由239萬即將上升到2020年的380萬,而失能人口今年已突破70萬人,至2016年將高達77萬。然而,馬英九競選的承諾在哪哩?長照保險立法毫無進展,外籍家事勞工仍然毫無勞動保障!

台灣現在的長期照顧道道地地是「血汗長照」

根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總會」的資料,全台灣有長期照顧需求的家庭約有70萬,其中由家屬自行照顧者約佔65%(約45萬5千人)、聘請移工照顧者約佔28%(約20萬人)、機構照顧者約4%(約2萬8千人)、其餘3%才是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即,93%的長期照顧需求與責任完全落在個別家戶身上。而承擔長期照顧需求65﹪的家庭照顧者與20萬的家庭看護移工的處境又如何?

家庭照顧者平均照顧年限高達十年、每日照顧時數14小時、缺乏喘息服務、缺乏支援系統,罹患憂鬱症的比例高達20﹪;社會新聞不時出現「丈夫砍死妻子」、「孝子悶死母親」、「弟弟我帶走了」等等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悲劇。

而家務移工因勞動條件無法令保障,長期無法安睡、沒有休假、工作量過大而導致精神衰弱、體力不堪的實例亦令移工團體應接不暇。根據依勞委會官方統計,約有十萬名外籍移工在台三年,完全沒有休假,平均每日工時超過14小時(勞委會委託世新大學調查的數據更高達17-18小時)。)

主題:2013年移工遊行,反血汗要長照,總統府前將有大型血汗長照裝置藝術行動劇表演。

集合時間:2013-12-15中午12:30

集合地點:衛生福利部(台北市大同區塔城街36號)
遊行路線:塔城街→鄭州街→重慶北路→忠孝西路→公園路→青島西路→中山南路→凱道

說明:

兩年舉辦一次的移工遊行,今年與家庭照顧者總會合作,以「反對血汗長照」為主題,要求馬英九兌現2008年選舉支票:「推動長照保險立法,四年內上路」,建立健全的長照制度。

台灣現有失能人口約有70萬人,是誰在照顧這些失能者呢?65%由家庭照顧者(家屬)照顧,28%由外籍勞工照顧,4%由機構照顧,只有3%由政府「十年長照」計畫提供照顧服務。
家庭照顧者:每天照顧14小時、睡眠不足、平均照顧年限10年、20%家庭照顧者確診罹患憂鬱症....
外籍勞工:每天工時18小時,將近10萬人在台三年完全無休假、沒有基本工資保障.....

這些事實顯示,高達93%的長照人力完全處於「血汗」狀態!!台灣的長照現狀,道道地地是「血汗長照」

在遊行終點凱道將有以大型貨車裝置的行動劇表演,將血汗長照具體的呈現。

歡迎蒞臨採訪!!

台灣移工聯盟聯絡人:陳素香0937-990-044 張裕焯0933-769-486

反血汗,要長照!!

長照芭樂票,總統騙選票?

台灣現有失能人口約有70萬人,是誰在照顧這些失能者呢?65%由家庭照顧者(家屬)照顧,28%由外籍勞工照顧,4%由機構照顧,只有3%由政府「十年長照」計畫提供照顧服務。而負擔主要照顧責任的照顧人力,其勞動環境或支援體系又如何呢? 家庭照顧者:每天照顧14小時、睡眠不足、喘息服務缺乏、平均照顧年限10年、20%家庭照顧者確診罹患憂鬱症.... 家庭內移工:每天工時18小時,沒有休假權、超過43%的家庭內移工在台三年完全無休假、沒有基本工資保障、沒有勞動法令保障.....

這些事實顯示,佔長照人力93%的家庭照顧者及家庭內移工完全處於「血汗」狀態!!台灣的長照現狀,道道地地是「血汗長照」~ 而馬英九總統於2008年競選時提出的政見:「四年內完成長照保險立法」,但現在已經2013年底了,說好的長照保險在哪裡?2011年底,馬英九總統為了競選連任,匆促推出「長照服務法」草案,規範未來長照服務機構、長照服務人員等等,然而在該草案中,卻將目前承擔實質照顧工作的家庭照顧者及移工完全排除在長照服務人員規劃之外,實為荒謬!!此舉不但反應政府建立長照保險制度的昧於現實基礎,也意味現存的血汗長照制度將被永遠保留下來。 因此,兩年舉辦一次的移工遊行,今年以「反對血汗長照」為主題,要求馬英九兌現選舉支票,建立健全的長照制度,並將移工與照顧者納入長照人力規劃。

2008馬英九競選時的宣示,至今沒兌現。2013年9月國民黨內鬥,江宜樺在被倒閣時仍不忘提到,長照是另一個重要的挑戰;2013國民黨全代會逃到台中開時,馬英九的講話,再一次將長照提為施政重點之一。

然而,在大多數需要被照顧服務的人得不到照顧、大多數照顧者仍苦於無法喘息、無法休息的狀況下,馬政權卻依然認為這樣的「血汗長照」制度是「向全球最完善制度」邁進 ?!健全台灣社會福利體系的希望,難道就這麼被政客的嘴泡消費?!

台灣的未來不能等,我們的需求更不能等!
我們再次要求:
一、家庭照顧者和移工納入長照人力規劃
二、廢除個人看護者制度
三、立法保障家務勞工

說好的長照制度呢?

不要血汗長照 要健全社福

2013/11/14 台灣移工聯盟(MENT)行動新聞稿

馬英九於2008年總統大選時宣示:「推動長期照護保險與立法,4年內上路」。今年已經2013年了-----說好的「長照制度」呢?!

 

 

受照顧者的需求 差很大

政府部門透過各種宣傳管道強調,台灣人口老化的速度很快,失能人口也快速增加 。衛福部今年的報告裡提到,「長照10年計畫」服務人數涵蓋率,在老年失能人口部分,由2008年的2.3%,提升到2012年的27%;全失能人口,在2012年則上升為16.4%。

然而,這2008年開始的「長照10年計畫」,到了今年,已進行了5年,涵蓋率僅達27%、16.4%(而這項統計極可能是以人次代替人力的膨風數字)。什麼時候,失能者、老年人所需要的照顧才能得到100%的服務呢?

照顧者的需求 聽不下

另一方面,根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總會(簡稱「家總」)的資料,全台有長期照護需求的家庭約有70萬人。其中由家屬自行照顧者約佔65%(約455,000人)、聘請移工照顧者約佔28%(200,000人)、機構照顧者約4%(約28,000人)、其餘3%才是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行政院的「10年長照」自2008年啟動至2010年,總案量為64,934)。

也就是說,90%以上的照顧者(家庭照顧者及家務移工),不在目前行政院版長照服務法草案的規劃下。將照護責任推給個別家庭,且視而不見這群備受壓力、全年無休的照顧者狀況下,導致「10年長照」下來,「孝子悶死母再上吊 」、「妻年邁久病不癒 夫砍妻後自戕」等悲劇仍然不時可見;另一方面,這90%的人力未納入照顧人力的整體考量下,長照人力的不足,更是目前長照制度無法處理的困境。

NT500,台灣法院便會幫仲介討非法仲介費

    ----勞委會縱容非法扣款變合法 

主辦:林淑芬委員辦公室、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灣移工聯盟
應邀與會者:3菲籍當事人、曾威凱律師、勞委會、司法院、MECO


在台灣政府以凍結菲勞作為爭取國格尊嚴之後的3個月,8月9日解凍了。菲律賓勞工,將再度跨國來台工作,也將再度進入一個爹不疼、娘不愛,台灣政府與菲律賓政府,皆放任仲介對
其剝削的當代奴工狀態。

■勞委會對「仲介費」的處理
每一位移工的每一次入台,都會被剝一層皮。
以前,移工來台所繳付的仲介費用,沒有區分是輸出國仲介或是台灣仲介收取的,一整筆,會被要求簽一紙「貸款契約」,(平均)十幾萬[1]的仲介費用,來台後,被按月扣款。所扣款項,明列在薪資單上。移工得以薪資單上的被扣款項申訴仲介費問題。若「貸款契約」所約定的金額超出允許範圍,則仲介需要退費給移工。

 


究責,不應挑起民族仇視

制裁,不該拿弱勢者開刀

 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魯迅,1925年)。
 

一個底層討海漁民被菲律賓海巡單位射殺死亡。台灣政府先是宣佈凍結菲勞,後又祭出共十一項制裁手段以懲罰菲律賓。隨之而來的是,民意代表見機作秀,,帶頭燒菲律賓國旗搏版面,甚至有商家貼出「拒賣非人」的公告,國族主義式的仇視行為,在媒體搧風點火下被過度放大宣染,越演越烈;因政府外交交涉受挫,政治人物與媒體不斷挑起民族主義情緒,將對菲律賓政府的憤怒不滿,發洩在弱勢菲籍移工身上。

 

做為台灣公民社會的一份子,台灣移工聯盟對於近日來挑起民族主義情緒的各種言論與行為,要表達不同意及譴責之意,並呼籲台灣社會友善對待在台的菲律賓勞工,勿將對菲律賓政府的不滿,轉發洩在菲籍勞工身上。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絕食拼老本」系列活動 採訪通知

日期

絕食活動

拼老本 每日一行動

新聞聯絡人

勞工街頭六堂課(7:30PM)

4/28(日)

工人絕食24小時;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1天
(臥軌者3人+工人4人)

下午1:28
28條不修、工人老本沒著落!
工人懸吊280秒!

北市產總秘書陳淑綸0952-546686

絕食部分:

桃園縣產業總工會

秘書王浩 0919-251061

關廠鬥爭-勞動權益誰來保障?

社長不見了1999/56m

導演劉俊宏、桃縣產總顧問盧其宏

4/29(一)

接力絕食24小時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2天

上午10:00

新制老本不保─個人帳戶受害者 記者會

桃園縣產業總工 會秘書長

姚光祖0952127020

自主工運歷史---解嚴後的台灣工運

新社會之夢1998/21m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秘書長 陳素香

4/30(二)

工人絕食24小時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3天

10:00AM

年金改制要公投複決

街頭公聽會

北市產總秘書

陳淑綸0952-546686

勞保年金-冰山下的結構問題

孫窮理(苦勞網)

5/1(三)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4天

第二梯無限期絕食第1天

18:00毛振飛、袁孔琪、及其他自救會代表加入

11:00AM

模範勞工全家福--走動攝影展

13:00PM

參加五一遊行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研究員

陳秀蓮 0939503121

抗爭這條路---解剖無能政府

不能沒有你2009/92m

陳文彬(男主角)、

姚光祖(桃縣產總秘書長)

5/2(四)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5天
第二梯無限期絕食第2天

工人接力絕食24小時

10:00AM
討債變欠債?關廠工人事件契約性質討論會

街頭法律論壇

桃縣產總 秘書

王浩 0919-251061

邱顯智律師 0975-379361

關廠案裡的外勞---壓榨移工拼經濟?

離鄉背井打工去 2003/100m

龔尤倩(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

5/3(五)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6天

第二梯無限期絕食第3天

工人絕食24小時

下午3:30台北地院

10/28讓雞蛋飛大遊行

毛振飛違法集遊法宣判

(絕食代表集體聆聽宣判)

桃縣產總 秘書長

姚光祖0952127020

北市產總 秘書

陳淑綸0952-546686

青年貧窮---無法翻身的就業困境

大學青貧族、Dreamwork China

林伯儀、陳柏謙(台灣立報「面對青年貧窮化專欄作者)

5/4(六)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7天
第二梯無限期絕食第4天

工人接力絕食24小時

10:00A移工老本大黑洞

新制勞退、勞保老年給付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理事長

理事長 吳靜如0928-557481

 

7:00PM「政府絕情、工人絕食」晚會

(採訪通知另發)

5/5(日)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8天
第二梯無限期絕食第5天

工人接力絕食24小時

09:00國家橫行、工人恨行

輪椅軍出發,經新北地院,夜宿三鶯部落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研究員

陳秀蓮 0939-503121

青年貧窮世代挺老工人!

義務推輪椅協助完成恨行行動。

5/6(一)

第一梯無限期絕食第9天
第二梯無限期絕食第6天

工人接力絕食24小時

09:00鶯歌火車站出發、

13:00桃園火車站會師

14:30輪椅行軍至桃園地院

律師團代表 舉行記者會

桃縣產總 秘書長

姚光祖0952-127020

青年貧窮世代挺老工人!

義務推輪椅協助完成恨行行動。

 

「絕食拼老本」靜坐三大訴求:

1.權利不打折、立即要協商!

2.修改勞基法、墊償要擴大!

3.年金不修惡、公投來複決!

 

靜坐絕食現場新聞聯絡人:

桃縣產總 秘書長姚光祖0952-127020

秘書  王浩  0919-251061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研究員 陳秀蓮0939-503121

「政府絕情、工人絕食」 歷史背景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爆發於1996年8月,歷經10/29-30福昌紡織軟禁老闆、12/20聯福臥軌、12/27夜宿勞委會、12/28包圍國發會,次年5月勞委會主委謝深山因李登輝欽點參選台北縣縣長,辭去主委,由許介圭接任。5月15日許介圭就任前夕,東菱自救會在勞委會樓下舉行「政府絕情,工人絕食」行動,要求政府代位求償;28小時後許介圭接見代表,承諾一個月內提出解決方案。5/31許介圭強力主導在就業安定基金委員會通過「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宣佈已經解決爭議。
   

15年後勞委會卻動用2056萬預算、聘請80位律師告一千多戶老工人,關廠連線重啟抗爭近一年,勞委會仍堅持恢復訴訟,又拒絕協商,故關廠工人在東菱絕食滿16年前夕,再次發動靜坐絕食抗議,要求勞委會真正解決爭議、立即出面協商。

   2013-0428

 

2月5日關廠工人臥軌,次日勞委會主委潘世偉痛斥:「不該把勞工的身體當成工具在使用!」但是,勞委會有2056萬預算、80個律師兵團;工人一無所有,不准用身體,那用什麼對抗國家?

資遣費和退休金是國家賦予受僱者的權利,權利不容打折,勞委會卻用打折補助方案分化工人、逼工人投降。16年前我們在勞委會樓下絕食爭取到了促進就業貸款,16年後卻面臨勞委會全面復告的迫害,我們只能再次用身體當工具,對抗翻臉不認代位求償舊帳的政府。

文/張峻臺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

我覺得《T婆工廠》很好看,《彩虹芭樂》不好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我來自剖一下。

《T婆工廠》描述移工們和TIWA共患難、共爭取權利的過程,並且在過程中每個人不是呆版的異端*地位,而是也有許多情與慾的釋放和接收。她們對於愛情有著珍惜當下、順其自然的態度;縱使抗爭有初步的收穫而取得比較好的保障、就算片尾交代了她們過了幾年離開台灣之後許多戀人分手了,給我的感覺是:那就是一個人生的過程,當初 (共同奮鬥而)紮實(甜蜜交往而)美滿已足夠,每個階段都會有不同的人事物。

片中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生命中有些東西來了,就開放地迎接它。」 我不會把這句話看成說服自己合理化接受不舒服體制的藉口,而是在私領域的生活與感情,用開放的心態面對可能會有許多收穫和啟發。所以《T婆工廠》片尾的離別和分手,對我來說是不捨但也微笑的心情。

文/陳稚璽,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

前一陣子在TED上看了一場演講,關於美籍華人女記者LESILE T. CHANG(張彤禾)花費三年時間暗訪中國東莞的工廠女孩,她開場時說到:全球化資本主義下讓西方先進國家成為受益者,進行的每一場交易都在剝削著犧牲者,西方世界的需求、享受低價的物品,換來另一個世界人口的苦難,似乎成為一個很普遍、簡單的論述。然而,張彤禾,在她長達三年訪談、貼身與工廠女孩相處、生活後提出不同的看法,(下方提供連結點閱)。演講的最後她如此結語:很多你坐在辦公室、圖書館、憑空想像的事情,不見得跟你真正走出去,所體驗到的世界是一樣的。她發現從貧困、惡劣農村故鄉來城市工廠工作賺錢的女孩,雖處在生活條件不佳的宿舍(但也比家鄉環境好),廠房工作環境也不好,但她們已經習得、擁有生存之道,而她們所賺取、存下的金錢,以及在城市中被激發的學習、見識,更讓她們擁有不一樣的人生。於是,工廠女孩不再只是血汗工廠中被壓迫的女孩,她們有選擇、她們有獲得、她們有能動性,千萬不要只是聯想到她們時,就只感到愧疚、同情與不捨。


圖:Alice的媽媽家。坐在學步椅上的baby,是Alice和Mildred小孩Fiona~

【彩虹芭樂觀後感-5】彩虹與芭樂

文/劉人鵬,清大中文系教授,2013/03/18

「除了創造新的快樂形式之外,我們還發展出驚人的能力:即使沒有快樂也能活下去,即使不抱希望──希望有朝一日能達到那幾種最令人熟悉的圓滿結局──也能活下去。......這樣的否定能力,是酷兒文化的歷史資源之一。」(《酷兒‧情感‧政治:海澀愛文選》頁48)

如果說,《T婆工廠》的女同情感或愛情是交織在移工抗爭運動中,以議題的方式呈現,似乎被突顯了偶然性,那麼,《彩虹芭樂》是針對這個偶然性窮追不捨的精彩問答。2010年的《T婆工廠》在愛情議題上強烈地留下了繼續追問「後來呢?」的伏筆與動力,「她們不能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嗎?」大部份涉及愛情的敘事,都沒有能力、慾望或勇氣去直面或處理「後來」的問題,但《彩虹芭樂》做到了。以更純熟的訪談、鏡頭捕捉與剪接,在二十一世紀跨國間,穿插了人類學方式,記錄並深刻探討了愛情、婚姻與家庭的神話/現實及其政治,素樸的場景與刻骨銘心的訪談對話,抽絲剝繭出極其豐沛複雜細緻幽微的情感情緒與意志,再現絕不天真的移工生命與愛情故事。